我已授权

注册

打破传统!沙特的亚洲原油定价机制数十年首次巨变

2018-07-05 07:32:13 华尔街见闻 

  消息人士证实,沙特阿美计划从10月起改变向亚洲供应长约原油的定价共识,是1980年代中旬以来首次修改基准。分析称,此举旨在提振迪拜商品交易所的阿曼原油期货及衍生品流动性,也可能考虑“最大化出产原油的价值”。

  据路透社援引多位消息人士,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简称沙特阿美)计划从10月起改变向亚洲供应长约原油的定价共识,将创1980年代中旬以来首次修改定价基准。

  新公式将基于在迪拜商品交易所(DME)交易的阿曼原油期货月均价格,以及国际石油定价评估机构——标普全球普氏能源提供的迪拜原油平均现货价格,参考比例为50:50。此前,由于亚洲国家没有原油定价权,中东销往亚洲地区的原油基于完全由普氏能源评估的阿曼与迪拜均价。

  知情人士表示,沙特阿美此举是想提振阿曼原油期货的交易量与流动性。DME在2007年推出了阿曼原油期货,成为流动性最强的中东实物交割原油期货。相比之下,在普氏收市价评估期间,很少有对于阿曼船货的买盘和卖盘。

  北亚一家炼油厂的交易员对路透表示,就价格而言不会有太大改变,因为普氏阿曼与DME阿曼的价值非常接近。新加坡一名交易员表示,沙特阿美的决定还能改善基于DME阿曼合约的衍生工具流动性,有利于对冲或价格转换,也受到市场欢迎,“因为普氏阿曼无法对冲”。

  DME随后发表声明称,沙特阿美的决定是对DME阿曼原油期货合约的有力肯定,即该合约是地区油市最有效和透明的价格发现机制和风险管理工具。标普全球普氏则表示,尊重每个市场参与者的权利来决定更喜欢的期货定价方式,但最终是市场决定采纳何种机制成为定价基准。因此普氏有信心应对竞争,因其定价机制已经被很好理解和广泛接受。

  沙特为何要更改销往亚洲原油定价机制?

  据中信建设期货介绍,中东原油出口国定于每个月第五天公布长约合同的官方销售价(OSP),定价方式有两种。一是公布每个原油品种的绝对价格(阿曼、卡塔尔、阿联酋),二是以公式法定价,即以特定价格为参照基础,公布一个升贴水(沙特、伊朗、伊拉克、科威特、也门、叙利亚)。

  亚太地区的原油定价主要以普氏(Platts)的迪拜原油和阿曼原油的现货平均价格为基础确定。普氏评估的价格具有权威性,并更多采信其交易窗口的报价,如新加坡时间16:00-16:30交易窗口的价格,令其价格含义接近于期货市场的收盘价格,考虑了时间对价格的影响。

  但这种定价机制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综合来看,迪拜原油的产量不断减少使其不足以承担作为一个基准原油的角色。即便现在Platts引入了阿曼原油,由于普氏计算方法限制,实际上Platts计算中仅包含部分交易。

  另外,只有中东销往亚洲地区的原油才参考迪拜和阿曼原油的价格,而销往欧洲和北美的定价机制更多的是使用更透明、更公开的期货价格作为基准价格。

  更改定价机制将如何影响油价?

  事实上,原油定价体系之争已不是新闻。知情人士对路透称,沙特内部讨论更改亚洲定价基准很长时间了,今日宣布并不令人意外。

  早在去年9月,OPEC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就想率先打破传统,本计划从今年1月起采用DME阿曼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出口亚洲的巴士拉原油基准,但被搁置。

  据中国能源报,伊拉克想更改定价基准,是因为当时国际油价一直在50美元/桶上下徘徊,OPEC又通过减产措施限制了各成员国产量,伊拉克希望能够最大限度地提升其出产原油的价值。Energy Aspects驻新加坡分析师Nevyn Nah指出,伊拉克可能正在寻求高于此前官方定价的价格。

  这似乎说明,沙特此番表态修改定价基准也是有利可图的。文章还指出,沙特、科威特、伊朗、阿联酋等中东重要产油国,都在密切关注当时伊拉克的“先锋实验”,而且都考虑改变,采用“更为主动”的定价机制。不过去年很多国家没决定要不要参考DME阿曼合约。

  而此次OPEC名副其实的“老大”沙特率先带头修改,可能加速其他中东产油国的定价机制改革。毕竟沙特原油的官方售价一直是伊朗、科威特和伊拉克等主要产油国OSP的参照指标,从而可以影响每天出口亚洲1200多万桶原油的价格。

  机制修改是受中国原油期货的威胁?

  据新华社,中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原油期货,3月26日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目的也是谋求定价权,形成价格基准,才能反映中国的真实供需情况。尽管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第二大原油消费国、第八大原油生产国,但在原油定价问题上没有话语权,购买原油依然只能照欧美原油交易所的价格定价。

  据新浪财经综合报道,在6月26日、中国原油期货正式交易3个月之际,上海原油期货的日成交量已超过DME阿曼原油期货合约,成为亚洲市场交易量最大的原油期货合约,仅次于纽约和伦敦两大老牌基准市场的交易量,跻身全球交易量前三。

  而DME阿曼原油期货合约,正好将作为10月起沙特阿美销往亚洲原油的部分定价基准,其中的深意似乎不言而喻。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发现,上海原油期货与DME阿曼期货的价格波动实现了无缝对接。DME董事Olivier Denappe表示,上海原油期货已完成全球原油期货市场的闭环,阿曼原油期货合约和上海原油期货存在高度联动性,也令上海原油期货在中东地区的价格影响力持续增强:

  在多位原油期货业内人士看来,这主要得益于上海原油期货与迪拜商品交易所阿曼原油期货之间的跨地套利交易日益活跃,一方面两者均采取中质含硫原油作为交易标的,另一方面阿曼原油约30%输往中国市场。价格影响力表现在,上海原油期货正在消除所谓的“亚洲升水”。

(责任编辑:吴晓琳 HF10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打破传统!沙特的亚洲原油定价机制数十年首次巨变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