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负油价”的冲击 小于3月俄沙油价战

2020-04-23 07:03:33 第一财经日报 

  宋玮

  [ 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发布的经济学家调查显示,按年率计算2020年一季度美国实际GDP收缩2.4%,二季度将继续大幅收缩26.5%。 ]

  4月20日,5月WTI原油期货从18.27美元/桶大幅下挫,最低触及-40.32美元/桶,跌幅超300%,最终收于-37.63美元/桶,创下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又一神迹,让我们有幸见证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负油价”。4月21日夜,国际原油市场继续血雨腥风,6月合约WTI期货价格继前晚暴跌15.2%后,一度大幅下挫接近70%至6.5美元/桶。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WTI价格,为何布伦特油价没跌这么多?未来还会跌多久?会否引发比3月中旬更大的金融风暴?

  “负油价”仅是5月合约WTI价格

  首先看国际油价分析框架。个人认为油价受“阳谋”的理性博弈和“阴谋”的非理性博弈的共同影响。其中,“阳谋”的理性博弈又分为两大层面:一是商品属性层面,主要从全球层面分析原油供求基本面;二是金融属性层面,主要从资本层面分析期货投资基本面。“阴谋”的非理性博弈主线是美俄沙大国战略博弈,主要是从国家层面来剖析经济和财政基本面。因此,短期原油期货价格变动,是合约的金融属性定价变动和合约的商品属性定价之和,并叠加美俄沙大国战略博弈和地缘政治等影响因素。

  大家惊呼的“负油价”,只是5月交割的WTI期货价格。我们都知道世界原油市场上的三大基准价格,分别是北海布伦特轻质原油(布油)、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和迪拜/阿曼原油。

  布油和WTI的区别是什么呢?布油和WTI都是轻质原油,两者区别在于地区,布油是包括欧洲、地中海、非洲、澳大利亚和亚洲一些国家在内的原油品种的重要定价参照物,WTI是所有在美国生产或销往美国的原油在计价时的基准价格。两者与迪拜/阿曼原油的区别有两点:一是轻质原油和重质高硫原油的区别,二是地区区别,迪拜/阿曼原油是从中东出口到亚洲市场原油的定价基准。

  非理性抛售是暴跌主因

  本次暴跌最主要原因是4月21日即将交割所引发的非理性抛售。回归期货,临近交割期,期货价格中的商品属性和金融属性都会剧烈变化,会引发快速的“去金融属性”,价格会出现暴跌。原油期货市场中,有两大类投资者,一是中意于金融属性的投机商,二是中意于风险管理的生产商和进出口商,主要用于套期保值,只有1%~3%是寻求最后的实物交割。

  因此,面对即将到来的最后交易日,很多投机者必然选择对冲平仓,来避免4月21日的实物或现金交割,必然引发各种模型驱动或者恐慌性抛售的非理性行为,这种抛售占据了5月合约58美元总跌幅的51美元左右,而5月合约的商品属性跌幅仅为7美元,也是供需失衡所引发的跌幅。

  此外,5月到期的合约其实并非主力合约,交易量比较清淡。根据CME集团(芝加哥交易所集团)数据,4月20日成交量为12.64万份,仅为6月合约80万份成交量的15.8%。这也是6月合约的WTI价格仅下跌15.2%的原因。那为何布油下跌的幅度没有那么多呢?这也是布油与WTI的差别所在。

  一是布油的商品属性更强,拥有更大的仓储灵活性。毕竟布伦特是北海海上合约,而WTI是必须要交割于深锁内陆的库存,布油比WTI拥有更大的仓储灵活性。二是布油的金融属性远低于WTI。布油与迪拜/阿曼原油支撑了全球实货市场七成以上的交易,布油期货合约具有现金交割属性,投机商相对较少,到期逼仓引发的抛售比例较小,价格波动幅度自然比较平缓。

  因此,6月期货的布油在4月20日仅收跌2.2美元至25.88美元/桶,跌幅7.8%,远小于WTI价格6月合约15.2%的跌幅和5月合约300%的跌幅。

  6月合约WTI价格或重现“负油价”魔咒

  此次“负油价”仅仅是5月WTI期货合约的一个负的收盘价,本身不具备实货交割意义。我们看到4月22日凌晨,5月合约WTI价格大幅反弹,并由负转正至9.06美元/桶。但悲催的是,6月合约WTI价格被拖下深渊,从20.43美元/桶暴跌67.8%至6.5美元/桶,并收于13.12美元/桶。

  WTI价格决定更多地要看美国原油供需失衡状况。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最新数据显示,美国至4月10日当周原油库存增加1920万桶,超过预期的1170万桶;美国至4月10日当周,俄克拉何马州库欣原油库存增加572万桶,EIA估计美国已经使用了57%的全国石油库存容量。

  如果疫情继续恶化并导致原油需求持续萎靡不振,按照目前的库存增加速度,库欣原油库存将在4~5周内填满,库欣库存的真正风险爆发点是在5月中旬,届时6月WTI合约继续承压,或将再现“负油价”梦魇,4月22日跌至个位数就是一个征兆,也反映了这次“负油价”加剧市场对未来原油库存紧张的担忧。

  WTI暴跌属“白天鹅”,影响小于俄沙价格战

  此次5月交割的WTI价格暴跌引发了市场对全球经济更加悲观的预期,对21日股市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冲击,引发亚太股市收盘全线下跌。

  但是由于“黑天鹅”事件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大于意料之中会发生的“白天鹅”事件,此次5月交割的WTI价格暴跌是属于可以预期的暴跌,而且属于短期冲击,并没有引发类似3月9日全球金融市场的“黑色星期一”。

  相比之下,3月9日当时,美国疫情的“超预期恶化”和全球经济的“超预期衰退”是“黑天鹅”事件,负面冲击远大于此次。为了应对这次超预期冲击,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政策应对力度较2008年次贷危机明显更为果断、力度更大,美联储、欧央行已经将政策利率降至接近下限,美联储推出短期无限量QE(量化宽松),欧央行实施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资产购买。当前美、德、日出台的财政刺激方案均已超过GDP的10%,并聚焦于补贴中小企业和居民失业,4月21日美国白宫和国会已就新一轮4500亿美元的小企业救助计划达成一致,最快将于本周被签署。

  时至今日,全球实体经济的深度衰退仍令人忧虑。目前市场对二季度主要发达市场经济大幅萎缩已经形成一致预期,分歧主要在于疫情造成全球经济短期暂停的持续时间及疫情后经济恢复的速度。

  这也是美国完全无视WHO(世界卫生组织)的“解封”条件,成为全球最着急“解封”疫情重灾国的根本原因。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22日9点,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过4.5万例,累计确诊病例超过82万。但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已迫不及待,希望尽快“复工”,这也是特朗普豪赌2020年大选的重要一步。看看近期的美国经济数据,跌幅屡创历史新高。

  其一,4周初次申请失业创历史新高。3月9日~4月12日一个月美国2200万人申请失业,创历史新高。美国4月13~19日首次申请失业金人数为524.5万,但这四周的失业潮已经抹去了过去九年半美国创造的净就业人数总和。疫情或将导致今年二季度美国损失4700万个就业岗位,失业率将飙升至32%。

  其二,零售月度环比降幅创历史新高。美国经济增长引擎私人消费遭受重创,3月份零售销售额环比下降8.7%至4831亿美元,创1992年有数据记录以来最大环比降幅。

  其三,制造业萎缩幅度创历史新高。3月份工业生产和制造业生产分别环比下滑5.4%和6.3%,均创1946年以来最大单月跌幅,4月纽约联储制造业指数为-78.2,也是历史最低值。

  其四,银行业季度盈利萎缩幅度创历史新高。受经济放缓加速利息收入减少和资产质量的下降,一季度美国银行、高盛、摩根大通和富国银行利润分别下降45%、46%、69%和89%。

  其五,美国一季度经济萎缩程度创历史新高,但二季度将更为惨烈。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发布的经济学家调查显示,按年率计算2020年一季度美国实际GDP收缩2.4%,二季度将继续大幅收缩26.5%,而野村、摩根士丹利、高盛、UBS对二季度GDP增速预测分别为-41.7%、-38%、-34%和-25.5%,惨不忍睹。

  相比油价,更令人担心的还是疫情和经济衰退。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供职于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